医者与患者心灵交会靠诚摰‧安宁疗护助推展生死教育

  • 2020-06-19
医者与患者心灵交会靠诚摰‧安宁疗护助推展生死教育(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死亡就像毛毛虫转变成蝴蝶,蝴蝶自由飞翔在它的世界。死亡也像蜻蜓,水里逍遥,风中自由,能够自在飞向晴天。临床上,医生只能减轻患者生理上的不适,却无法解决他们心灵上的“病痛”。“安宁疗护”便是补充这一个缺块的要角,让患者能更从容面对自己的死亡,实现心愿及安详离世。安宁疗护病房医生说,安宁疗护团队从事的是一种“医疗艺术”,其老师就是一个个临终患者,他们教会医护人员如何在死亡之中,看见生命的价值,也为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增值。而在医者和患者之间的心灵交会可谓“只能意会,无法言传”,却深植心灵而充满力量。槟城净莲慈悲院医药总监李荷琴医生说,生命是从另一个世界接生到这个世界,也是从这个世界送往另一个世界。若我们能以欣喜的心情迎接新生命的莅临,能否以平静的心情应对生命的离去。这是每个人必须及早思考的问题,从而得以準备自己的死亡。家乡在麻坡武吉甘蜜的她披露,“安宁疗护”(Palliative Care或称Hospice Care)是以团队的医疗方案,为临终患者和家属提供缓解和支持的照顾,藉此增强他们的生活品质,减轻遗憾与痛苦,从容自在面对死亡的降临。此外,相关方面能够及时推展生死教育,而民众又能及早积极学习何谓生死,是面临死亡的最好途径,因为能够减少死亡带来的冲击和遗憾。她说,安宁疗护病房医生和护士每天都要面对临终患者可能离世的情况,和死亡打交道,那幺,他们的满足和成就感来自哪里?答案就是以病苦为师,从患者身上体悟人生。我们从中看见和感受各种生命面向有着怎样的可能及结果,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人生学习之旅。从事安宁疗护逾10年的她,在“与自己生命相约之一个资深临终疗护临床医生的心声”讲座上,和出席者分享她的心路历程和许多临床个案,句句智言慧语,触动人心。李荷琴表示,当一个人要面对自己的死亡时,他要经过五个阶段,即愤怒、否认、讨价还价、沮丧及接受。这些阶段会存在于不同的时空,互相交替,甚至同时存在,但只有一样东西恆常存在,就是希望。“所有人都是要有希望才能存活下去,患者也一样,他希望病可以好起来,临终患者则希望来世可以去到更好的地方。”受苦是面对死亡的必须医生普遍最关心的是患者身体的病痛,较少留意到患者心灵的部份。事实上,身心灵是无法切割的,很多患者是心灵上有许多状况,以致影响生理,形成恶性循环。换个角度来看,医生只能医病却无法医命,“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斯(Hippocrates)有句名言:“偶而治疗,时时减轻,不断安慰。”(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often,to comfort always),道出医学的极限和重点在哪里。毕业于国大医学系的李荷琴分享,临床上,看到一些患者饱受癌痛的折腾,会使旁观者也难以承受,急需寻找方法缓解,比如打一支止痛针。然而,患者的反应很可能是根本不必打止痛针,就好好感受这痛苦好了。这显示我们无法面对和接受痛苦,而接受痛苦确是面对死亡的必须。“安宁疗护让我们学会倾听和听见,诚恳、放下,并体会了要接受痛苦,陪着患者接受痛苦。由此可见,在安宁病房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是一个逐渐揭露和了解死亡的过程。在这里,最重要的不是医疗和知识,而是心灵上的痛苦和困惑能不能获得释放,这是最困难和最俱挑战的部份。”她重申,安宁疗护的核心是“我与他人的相遇”。因为有缘,我们才会相遇。这种相遇不是在医生和患者之间,而是在两个相等的人之间,在这相遇的片刻,我们所能给予的是真诚的心,即对于痛苦,我们打开我们的心,以诚挚来回应。通常,这都在静默当中。从此证明,在医者和患者之间的心灵交会可谓“只能意会,无法言传”,却深植心灵而充满力量。她认为,若说安宁疗护亦是一种灵性的修行处是很贴切的,因为里头有各种各样的心灵故事,只看我们能不能看见和听见。安心勿寻求奇蹟或偏方临床上,不少绝症患者的家属都竭尽所能,寻求各种疗法,包括所谓的秘方或偏方来医治他们。相关家属或许认为,这是爱他、她的表现,却忽略其病情已是病入膏肓,只等最后一刻的来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显示他们无法接受死亡的确存在,并也来到自己的面前的事实,垂死挣扎的结果往往是含恨而终,而非安然自在道再见。李荷琴说,很多临终患者的家属尝试寻求奇蹟。事实上,奇蹟并不容易找到,反而会造成他们身心俱疲、金钱尽失,甚至错过和患者好好度过最后时光的机会,形成生死两相憾。“我们希望每个人能有圆满人生。人面对最后一刻时,能够安下心来,不要求有奇蹟或偏方。而是该说的说,该做的做,该忏悔的忏悔,该感恩的感恩。最后,潇潇洒洒地离开。”她重申,面对挚爱的人的生死,确确不容易面对,不过,我们要在死神面前学习放手。不然,往往会造成患者更痛苦,难以安详离世。心念好坏影响免疫系统现代临床研究显示,心念有很强大的力量,若是心存不好的心念如恨、恼、怒等,就会影响人体的免疫系统。反之,心存善念、好念,则会增强免疫系统,更好地保护人体。李荷琴透露,日本“水之父”江本胜(Masaru Emoto)对水有深入的研究,他发现对一杯水充满爱心,水结晶放在显微镜下看非常之美,呈六角形;若是恶念:“我讨厌你、我恨你”,反应的图案就非常难看。人体内有七成是水份,假如心里老是存有恶念,可见其对身体的影响有多大。另一方面,她表示,很多家属在照顾临终患者时,不以其的意愿为依归,反在“爱的名目”之下,要患者这样做那样做,增添其所面对的痛苦。这也证明家属要掌控患者,缺乏为患者设身处地的着想。“凡事相信,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因为患者所需要的可能是很简单的,如有个患者临终前的愿望是可以吃一碗红豆冰。”【临床个案分享】◆充满志气的六妹家境困苦的她患了鼻咽癌,无法呼吸、说话和吃东西,依赖气管呼吸和吃东西。由于缺乏他人照顾,她的脸部处处可看到口水、粘液和痰秽,整个人的外观看来很不卫生。然而,她却从不埋怨。有一回,她出院时,义工替她缴了住院费35令吉。她走出医院时,不断在裤袋里捞取,义工知道她要还钱,告诉她不用还。她却坚持到底,终在裤袋里掏到一张50令吉,并作出一个“不用找”的手势。由此显示,她穷苦却不贪婪,即使无法说话,却用痛苦的身体和我们说话。◆不理睬医生的阿龙阿龙对医务人员的态度向来不佳,但无损他们继续关怀他。有一天,他和医生说:“我感恩我的病,因为癌症,我改掉很多坏习惯,包括不喝酒和不过烂生活。但有一样改不了,就是爱喝冰水。”同时,他学会抄经唸经,只是他仍无法面对自己的死亡,他说:“医生,请不要告诉我死亡的事,请你祝福我。”纵然如此,他仍是安详咽下最后一口气,因为他在抄经唸经的过程中得以柔软自己的心灵。他的故事显示人应当从病痛当中体悟,往善的方面发展。/良医‧报导:黄秀仪‧2011.09.2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