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

  • 2020-06-12
【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好野人在峇厘岛】战书

写封晶莹剔透的情书我瞧瞧。”

啥?你是在怀疑我这幺一个生活平静舒适、有丈夫有孩子的中年妇女的写作能力吗?我娘从小就被告诫:“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写就写,谁怕谁?

****

到崖边来。

我们会往下掉。

到崖边来。

它太高了。

到!崖!边!来!

他们来了

它一推

他们就飞了起来。

──Christopher Logue

我又听到了呼唤。在往下跳前,我忍不住轻歎:Shit。又要离开我自以为也许可以天长地久的舒适圈了。

我知道:这是我一个人的旅程。那未经碰触的处女地已然甦醒,正发出讯息:I am ready。有那幺一个共舞的对象会出现,这舞伴,也许是你,也许不是你。不管是谁,都无所谓,因为,这是我一个人的旅程,舞伴只是媒介,一个让我透过具体的存在与参与,更加认识自己的媒介。这是我与我自己的恋爱。有力的舞伴是风,藉着风的助力,我翱翔于自己的天地。风,也许会停。当风静止时,我会往下掉吗?不会!我能学会御风而行,我也有风止歇息的能力。纵使风猝然不动,我知道,我还有漂浮的超能力。

我们的灵魂早已认出彼此

你说:爱的起点很模糊。于是,我试着搜索可能的时间点。也许是在市场门口,我放下头髮整理自己,那天我穿着红色的连身吊带衣,我听不清你说什幺,也许是在那一刻,你发现了我的美丽;也许是在你的院子里,你用最贴近你心灵的语言轻轻地对我诉说着,我听不懂,也许是在那一刻,你发现了对我的熟悉。我几乎就要相信:在我们的脑袋与身体发现以前,我们的灵魂早已认出彼此。你过去的努力存在与我一直以来无意识的藏起自己,都是为了酝酿一个最恰当的自己让彼此再次相遇。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进

请你细听

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蓉

我在院子种下了

一个丈夫两个孩子

你会无视的走过吗?我不知道。你无视的走过后,我的心会凋零吗?

不会。我相信它只会化作春泥更护花。有关彼此间的吸引力,你我,都需要时间空间选择面对或迴避。迴避是简单的也许有点儿可惜,面对需要很大的智慧与勇气。在我自己的关係花园里,我在院子显眼处种下了一个丈夫两个孩子。我知道你也知道在我的关係的花园深处还有一亩未经开垦、正在甦醒的处女地,等待着一颗恰当的种子深根发芽开枝散叶开花结果。等待着满庭芬芳。

这种子也许是你也许不是你,也许会停留一辈子也许会瞬间夭折。满庭芬芳令人期待,需要让出多大的空间给予这颗种子花开满树、落英遍地,我不知道。我能在我的关係的花园里耕耘的,也许只有在花开满树前,让所种下的一个丈夫两个孩子继续茁壮成长直至他们有能力也乐意移植到他们生命中最恰当的土地去。

你说在目前的这个世界,人尚无法超脱私慾。我很同意。 你的世界也许很大很大,你的过去我无缘参与,你的现在与未来我也许有幸能有那幺一小丁点儿交集,面对你宽广无边精彩绝伦的其他关係,我会妒忌吗?我会深深地祝福你。也许会痛,也许会有伤口,但那独自舔砥的真滋味啊~不是为你,是为了我自己。

这是我自己的旅程。你可以参与,也可以旁观,你是自由的,我也是自由的。

****

啧!中文系,岂是白唸的?

哼!哼!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