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我们会组小团体?阿德勒:因为自卑

  • 2020-06-15

为什幺我们会组小团体?阿德勒:因为自卑

适用于孩子身上的道理,某种程度也适用于成人。孩子在家庭生活中表现出来的软弱,和成人在社会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软弱非常类似。我们大家一定都曾深感无能为力,对生活的某种难题无所适从,只觉孤掌难鸣。因此,成人身上最强烈的倾向之一就是组小团体,这样一来便能以某社群成员的身分自居,不会沦为被孤立的个体。这样的社会生活(social life)对于克服无能感与自卑感绝对大有助益。

动物界的情形也很类似,弱小的物种一定过着群居生活,除了团结力量大之外,亦可满足个体的生存需求。比方说,一群水牛定可自我保护、击退狼群。只有一头水牛绝对寡不敌众,但如果是好几头水牛聚在一起,就可站稳脚步、同心协力击退天敌,保住性命。

基于这一点,我们可预期在人类社会里,每一个人所具备的能力与技能都不一样。而一个调适得宜的社会,绝对会义不容辞地为每一位成员提供支援,帮助他们发挥能力。各位务必理解这一点,否则会误以为可以单纯根据一个人的天赋能力来判断某个人。

事实上,即使某个人在孤立的环境下出现了某些缺陷,但只要他能回归组织完善的社会,就很有可能补足欠缺的能力。

儿童早期的行为最能阐述这个事实。当孩子无法满足自己的渴望,就会希望获得大人的关注,而方法就是发出类似语言的声音。但如果孩子不需要引人注意,就根本不会想开口;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便是如此。几个月大的新生儿毋须说话,母亲就会尽其所能满足其需求。根据个案纪录,有很多孩子到了六岁还不会说话的理由,正是他们根本没有开口的必要。

由此可知,我们在从事研究时,务必时时检视待探讨事实的整体社会脉络。我们必须检视社会环境,才能明白个体选定了哪一种「充满优越感的目标」。我们也必须检视社会情境,才能了解为什幺当事人会在某些方面失调。比方说,有些人之所以会有语言障碍,是因为他们无法透过语言与其他人正常沟通。口吃者便是一个显着的例子。

社会训练与常识直接相关。当我们说一个人可运用常识化解自身的困难时,我们心里所想的常识是一套社会群体的智慧。此外,如上一讲提过的,根据只有自己才懂的语言、道理行事的人,就是一种异类。精神失常之人、精神官能症患者以及罪犯,都属于这一类人。我们也发现,这些人对他人、制度、社会规範等都漠不关心,这些事物对他们来说毫无吸引力。但是,唯有透过这些事物,他们才能获得救赎。

在面对这些根据私人道理(private intelligence)行事的人时,我们的任务是要让他们对社会事务(social facts)感兴趣。神经质的人总觉得只要自己本意良善就能理直气壮,但光靠这点并不够。我们必须让他们理解,在社会上真正重要的是他们完成了哪些成就、做出了什幺贡献。

我们只要观察孩子的行为,就会发现他们没有一种绝对固定、正确的回应方式。每个孩子都有各自的因应之道。他们都努力追求更好的人生风格,只不过追求的方式不尽相同。他们会犯下不同的错误,也会以不同的方式追求成功。

我们常看到视力不好的孩子对视觉性的事物特别感兴趣;在视觉方面发展出敏锐的机能。以古斯塔夫.佛瑞塔格(Gustav Freitag)为例,这位成就非凡的伟大德国诗人患有严重的散光。诗人和画家常有视力方面的问题,但这种缺陷反而会促使他们对「视觉」更感兴趣。佛瑞塔格自述道:「由于我的眼睛和别人的不同,我被迫善用并训练我的想像力。我并不知道这幺做能否帮助我成为出色的作家,但不论如何,视力不佳反而让我透过幻想看到更美好的事物,超越任何视力良好的人在现实中所见的一切。」

想分辨孩子具有何种人生原型特质,有具体的方法可循:检视他们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兴趣、他们为了超越其他人而做了哪些计画与努力,以及他们立下了哪些充满优越感的目标。

在紧张或艰困的情境之下,错误会更明显。在困难或全新的情境中,人生原型就会表露无遗,而绝大部分困难的情境几乎都是当事人完全陌生的领域。第一讲曾提过,在新的社交情境中最能清楚看出一个人对社会感兴趣的程度,真正的原因就在这里。

若把一个孩子送到学校去,他在学校表现出来的社会兴趣,和在一般社会环境下是相同的。孩子可能和同学相处融洽,也可能拚命避开他们。倘若孩子变得过动、狡诈、爱耍小聪明,我们就必须检视他们的内心,找出这些行为背后的原因。如果看到某些孩子必须在特定条件下才会有所行动或是凡事犹豫不决,我们就要非常小心,因为这样的孩子往后在面对人生、人际关係与婚姻时,也会发生同样的问题。

大家一定都碰过这种人:嘴上老挂着「要是我的话就会这样做……」「我本来也想接下那份工作的……」「我想反抗他……但是……」。这些说法都代表了强烈的自卑感。事实上,如果我们从自卑感这个角度出发,对于说话者的某些特定情绪,像是怀疑,就会有不同于以往的全新看法。我们都知道疑神疑鬼的人永远只会费心猜疑,因而一事无成。但是,当他们採取否定立场说「我不做」时,通常都是心口如一,真的会收手不做。

个体心理学的任务之一,就是训练这一类人扬弃犹豫不决的态度。面对这些人,最适当的做法是激励鼓舞(encourage),而非使之灰心丧志(discourage)。我们必须让他们彻底了解自己有能力面对困境、解决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唯有如此,才能培养出自信;也唯有自信,才能克服自卑感。

Photo from Flickr by Hartwig HK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