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等于没病?当亚斯伯格症遇上「没有这种病」的处方籤

  • 2020-07-31

最近〈亚斯伯格症?没有这种病〉这篇文章在脸书上重新被提及,并且造成了热烈的分享。说热烈,是因为从传播的结果来看,它突破了脸书越来越厚的同温层,不仅仅在交换教育心得的亚斯家长间流传,还更进一步地出现在许多身边有亚斯同学、朋友的脸书群众,或者班上有亚斯孩子的特教老师脸书上。 

以一篇充斥逻辑谬误,散布错误概念的「正向」教育实例来说,这真是蛮可怕的。这样一个「符合心理预期」的真实故事被传播,往往意味着更多以善良为名的迫害,将对许多亚斯孩子成长的过程造成更大的负担。

为了避免状况恶化,接下来我会就几个层面来说明,为什幺应该谴责〈亚斯伯格症?没有这种病〉这篇文章,有些观点来自于我的教育过程,有些论点则是奠基于逻辑,追求更高智识者都应该要审慎建立的虑事思维。

由于教育过程中经历的诸多「善意」而导致的阴影,接下的论述我会尽可能保持客观的角度,不让私人情绪影响判断。

人生如戏

〈亚斯伯格症?没有这种病〉的故事结构非常简单,一个被确诊为亚斯,同时接受资优与资源双轨教育且有行为问题的孩子,在资优班的教学现场因特质而产生行为问题(Problem),被负责该堂课程的老师(Wiseman)「当头棒喝」(Solution:你没有病!你没有病!你没有病!)以后,奇蹟似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奋发向上,最后功德圆满,成为一个优秀的小学毕业生(Happy ending)。旁观的老师(见证者)感恩讚叹,告诉大家这就是正念的力量,就算孩子有病,只要想办法让他相信自己没有病,他也可以跟大家一样,最后他不仅能和大家一样,还能变得很优秀(Happy ever after exist)。

从文学小说的公式结构来看,无怪乎这篇文章有这幺强大的渲染与影响力。他充分地呈现出一个单一叙事线的故事:遇到挑战—找出解决方法—问题获得解决—故事结束。因为单一、美好,其后的建议(Suggestion)对观看这个故事的读者们而言,也就有了超乎寻常的啓示性。

然而,人生或许可以看起来如戏,但用戏剧的想法反推人生,往往会导致意料以外的悲剧。尤其当戏里对于实际的状况交代得不够清楚时,即使成功的事实确实存在,也不代表能够被複製为一套有效的準则。「孤证不立」是任何想要传播讯息的媒体人在分析新闻素材时必备的基本知识。

接下来,我将指出在这篇文章里被忽视的几个前提,并藉以证明文中的许坤金老师,在教学过程中违反了哪些教育伦理,还有在教学策略上犯了什幺错误。

「聪明」等于「没病」?

上面这段引自 〈亚斯伯格症?没有这种病〉的内文,在文章中它所担任的是反转(Reverse)的功能。英明神武的许坤金老师一眼识破问题的核心就是小恆「拿亚斯伯格症当藉口,不努力用功」,并且(非常果断的)绕过了小恆的资源班教师,直接用这个观念「教育」(规训)孩子。

很好,一切都很好,只有一个前提:小恆「确实」有亚斯伯格症。这个症状经过医师的诊断,并且确立为实际存在的障碍,在ICF的鉴定制度下甚至有可能需要一定的政府资源协助。确诊者为领有执照的心理医生,在经过相关的标準验证后做出判定。

因此,许坤金老师犯下的错误有两个:一个是蔑视专业诊断,一个是未与特教生导师沟通便擅自给予特教生教育指导。两者都是在第一线教育现场的大忌。

当然,许多家长的想法或许一如文末的版主回应:「本文中的许老师在教学前已得知孩子有亚斯伯格症,为了导正学生向老师说明他的亚斯伯格症无法做或完成老师交代的学习或任务,故採没有此症之说法,强化学生对自己的信心。」认为许老师既然是特殊教育专业,自有选择其教学策略的权利。然而,在教育领域里,资优教育与资源教育两种方向所採行的核心思考截然不同,而「你没有病」的说法针对患者而言,也已经超出教育策略的标準,牵涉到专业诊断的领域,甚至可能引发患者自身的混淆。

从文章中还可以看到,许老师所说的「你很聪明、根本没病」一句,表达出当事人对于智商的迷信,由于亚斯伯格症的病徵并非肉眼可见,往往导致许多教育人员对于症状发作时多有忽略,甚至将部分亚斯在专业领域上的专注与才能(学者症候群)扩充到集体之上,忽略了「优秀」「弱势」两者同时存在的可能,不仅不智,还会造成孩子更多的压力。

举笔者自身为例,高中时我一方面读人文资优班,接受研究法与人文学科先修的训练,另一方面也同时在资源班接受因符号障碍及书写障碍而需额外进行的补救课程。如果照许老师「聪明=没病」所言,那我就是赤裸裸的反证。

未协商、蔑视专业、混淆患者认知、观念还有巨大错误,这种行为不仅不该鼓励,甚至还应予以谴责。

魔幻的「智慧豆」、迷人的「权威性」

在教育现场,如「智慧豆」这样的名称,对于小学的孩子所具备的魔幻力量是可以想见的。掌握「智慧豆」「好宝宝章」「优良印」的老师可以用以约束孩子的行为,并且提振教学的效率、降低纪律维持的难度。教育理论上,我们一般称呼这些物品为「正向增强物」。

话虽如此,再有效的教育手段,也改变不了这些增强物当中蕴含的权威性。在一般的教育状况里,纪律的约束,教学的效率所指的或许是对孩子未来社会化的基础训练,也可能是预设这些知识能让孩子们的未来更加美好。然而,在这篇文章里「智慧豆」的目的是要用来「证明小恆没病,还拥有了智慧」时,我们就必须从两个角度来检视这种使用是否能达到其宣称的效果。

首先,「小恆有亚斯伯格症」不会因为得到智慧豆而转变成「小恆没有亚斯伯格症」,「小恆拥有智慧」的量化方式显然也不是由小恆获得的「智慧豆」数决定。因此「证明小恆没病,还拥有了智慧」并非这个手段的真正目的,而应是「小恆在课堂上的行为问题获得解决与改善」。

接下来,「小恆在课堂上的行为问题获得解决与改善」,是否能够改变「小恆拥有亚斯伯格症」的事实呢?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但他确实可能改变小恆的认知,从「我有亚斯伯格症」变成「我有亚斯伯格症但只要我努力就会好」或者是「我没有亚斯伯格症」。然而小学毕业以后,接下来的国中、高中、乃至于大学及就业,亚斯伯格症患者的适应期都比一般人长。在这个过程里,被转变的两种途径对于孩子自身会造成什幺样的影响?为了排除阶段性的行为问题,而影响孩子对自我症状的病识感与认知能力,而可见的正面效益只有降低许坤金老师教学现场的难度,这样的做法是否值得颂扬,我想是有许多待商议之处的。

当亚斯伯格症遇上「没有这种病!」的处方籤

对于家有亚斯的家长来说,生活是艰难的。孩子有没有天份,天份是否能够辅助他未来的就业之路姑且不说,障碍无所不在。尤其在教育的初期阶段,幼童不受控的普遍现状混合亚斯孩子的固着性,及许多在一般人看来跳跃的逻辑模式,对于陪伴者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

而对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自己社会观念的亚斯而言,需求被忽视,沟通不顺利,被社会排斥的疏离感,这些也都是他们会追求师长认同、优异表现的重要原因。正因如此,当网路上出现关于「智商」「名人」「成功教育」的相关报导,亚症患者以及家长们往往趋之若鹜,想要藉以证明自身的优异,或者寻求被治癒,与社会契合的方法。

但这些量化测验或者榜样,都不会改变亚斯伯格症的本质。不论多麽努力,多麽适合的教育方法,都没有办法让「我们」成为一般人。这和我们是否掌握书写、言说沟通的能力无关,也和我们的智力、学习表现无关。一个天才的正常人是天才,一个天才的亚斯,也还是亚斯。当有人做出断言「没有亚斯伯格这种病」时,不论他是否真的这幺认为,这都不是事实。正因为不论优秀与否都存在于亚斯伯格症患者的某些不可逆的特质,这样的群族才会被定义为自闭症。

别让「没有这种病!」成为孩子未来人生的负担,当然,也不能让「我就是亚斯伯格症」成为孩子放弃尝试与学习的藉口。这当中的眉角,就仰赖一套更有效的沟通方法来达成了。

没有一条正确的道路是轻鬆的,如果有,就是生活骗了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